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> 明升ms888 >
明升ms888
FF一日两度熔断,退市风险近在迟尺,粉丝一夜梦醒:老贾不是马斯
发布时间:2022-05-25 16:35 来源:未知
html模版FF一日两度熔断,退市风险近在迟尺,粉丝一夜梦醒:老贾不是马斯克!

作者 | 王凡

出品 | 棱镜?腾讯小满工作室

当地时间2022年4月26日,在美国纽约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的法拉第未来公司(简称FF)开盘后急挫,两度触发熔断,跌幅一度高达40%。

当天,在全球经济减缓和供应链问题难解的担忧下,汽车制造业板块普跌,以市值规模测算,龙头企业特斯拉当日蒸发1160亿美元,相当于跌去100多个法拉第未来。但贾跃亭所创立的法拉第未来,跌幅最大。

在FF自己搭建的社区交流app上,贾跃亭从2021年7月上市开始不时更新公司业务进展。拥趸者曾在2月贾跃亭试驾FF91准量产车时组团留言“贾总加油”,但在经历两次向下熔断之后,曾经的拥趸者中不乏“不敢再看了,亏损太大”、“管理层干点正事吧”、“融资10亿市值6亿,创造的价值在哪里”的情绪宣泄。

早在2014年就押注电动车赛道的贾跃亭曾经证明自己的眼光,但此后8年,累积亏损28亿美元,第一款车型迟迟未量产,早已落后于后发的“蔚小理”。尽管FF声称正在按照计划完成量产过程中的多个里程碑,并不时发布新供应商名单,但关键财报迟迟未获得提交,也让投资人始终没有估值准绳。

当天午盘之后,FF跌幅收窄,当日收跌12.92%。美国网友戏称,“这家公司始终走势成谜,既不知道为何下跌,也不知道为何反弹”。

单日股价“惊天逆转”后,“退市风险”仍近在咫尺。FF曾在今年4月向美国证监会递交的报告中显示,由于尚未按时提交2021年年度报告以及2021年三季度季报,因此可能会因为违反纳斯达克备案规定面临退市。5月6日将是大限期,距今仅剩十余天。

FF股价曾在4月26日美股开盘后下跌40%,两次触发熔断,午盘后V型反弹。

巨额罚单阴影

尽管贾跃亭在2019年9月就正式辞任FF CEO一职,转而成为“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官”,但他始终在公司扮演重要角色,并在中文舆论场成为FF的实际代言人。一位购买了FF股票并已预定了FF91的用户曾对《棱镜》作者表示,自己订车很大程度上源自押注贾跃亭能“触底反弹”:“多给他点时间,马斯克也曾被质疑是骗子,但产品出来之后,质疑就会自动散去。”

但贾跃亭在公共舆论场的活跃程度,根据FF在中国办厂落地可能性的变化,而忽暗忽明。2021年7月,FF通过SPAC方式完成借壳上市之后,FF CEO毕福康曾对作者表示,“(老贾)在中国有深厚的根基,至少每当我试图晚上与他交流时,他似乎都在中国的电话上。”

贾跃亭和毕福康曾在纽约出席纳斯达克敲钟仪式

上市前,FF雄心勃勃地讲出要在中国选址办厂并销售新车的故事。不仅在2021年3月官宣FF中国区CEO组建中国团队,且珠海市和吉利都被传言将通过参与上市财务融资,一同入局。此后半年,行业龙头特斯拉市值从6000亿美元涨至1万亿美元,新能源电动车板块整体股价上涨,也给了背负贾跃亭关联债务的FF交易量产车一定的喘息时间。

但贾跃亭的失信历史和在国内遭遇的永久禁止进入证券市场的处罚,让FF未来如何在中国落地、寻找供应商和投资人存在质疑声。因此,FF也在刻意“去贾化”。2022年4月15日,在收到贾跃亭行政复议的申请后,中国证监会在决定书中重申贾跃亭终身禁入证券市场,并处以2.41亿巨额罚款的决定。

对于中国证监会的行政复议如何影响FF的中国业务落地,FF尚未对作者予以回复。

此外,美国证监会对于SPAC上市的严打,也给FF的未来蒙上阴云。

2022年3月底,FF披露,美国证监会已经向公司管理团队的一些成员发出传票,作为调查对投资者不准确陈述的一部分。贾跃亭作为当时的“首席产品和用户生态官”,也在传唤之列。FF曾经承认夸大了其量产车型FF9的预定数量,并解释称,预定数中包括收费预定的300辆和免费预订的1.4万份。公司涉嫌以1.4万份订单误导投资人。此后,作为内部调查的交代,首席执行官毕福康和创始人贾跃亭,均被下调底薪25%。

2021年12月21日,美国证监会曾在SPAC严打中,判定电动卡车制造商Nikola在产品、技术进展和商业前景方面误导和欺骗投资者,并给后者开出8亿美元罚单。

老贾不是马斯克

在FF自己搭建的社区交流app上,贾跃亭从2021年7月上市开始不时更新公司业务进展,图为去年11月7日喊话马斯克,当时特斯拉刚涨过万亿美元。

除了贾跃亭的能量能否带领FF盘活高端资源并落地中国之外,海外唱空者还质疑撇开贾跃亭因素的FF团队,能否具有技术实力和完善的供应链,以迈过量产这道坎。

2021年7月,美国机构J Capital做空报告甚至断言,FF91或许永远无法量产。报告通过多次走访FF工厂,并拍摄图片,称停车场空无一人,并无明显施工迹象。

这份报告对公司的质疑集中于技术难题和拖欠供应商的黑历史。

其一,该报告认为FF的技术水平不足以支持量产,并举例称FF91的设计,要求电池要浸没在冷却液中。由于很少有电解液足够轻可以使用,仅有的一两样既轻又易燃的电解液又过于昂贵无法使用。如果无法解决高昂的成本,贸然采用其他可燃冷却液,就会留下安全隐患。

其二,该报告质疑FF曾经拖欠供应商的历史,将导致供应商将退出合作,或者需要提前支付全款,将给量产造成资金压力。

这并不是外部投资者首次对FF产生类似的质疑。

在FF遭遇两度熔断之后,有网友在FF社区APP上评论称,虽然贾跃亭在造车上眼光独到,自带热度可省下营销费用,且对吸引人才愿意下血本,但缺点是“不能在技术上把握全局,缺乏马斯克那样真正在技术上领导团队的能力。但愿贾总可以找到睡在厂房有能力的人”。

FF内部也似乎刻意将贾跃亭和产品的技术责任隔开。

2021年7月上市期间,问及车辆的安全测试是否是作为产品官的贾跃亭的职责之一时,毕福康对作者回应称,“这部分和他的职责无关,他负责的是产品定义和用户生态。关于执行、供应链测试和产品工业化等是其他团队在负责 。”

迟迟未提交的财报

虽然没有正式递交财报,但2021年12月7日,FF曾举行投资人会议向投资人公布未经审计的财务估算。估算显示这家新兴车企的经营亏损仍在扩大,且后续量产资金需求尚不明朗。

投资人会议纪要显示,FF预计,截至 2021 年 9 月 30 日止三个月的净亏损将从一年前的3300万美元增至约 2.8 亿美元。此前在给美国证监会递交的解释财报推迟缘由的信函中,FF曾表示,亏损扩大主要原因为“加州汉福德工厂商业化准备,包括生产和制造工具的完成,搭建供应链,以及进一步增强其工程、测试、认证、验证的能力,以及增加开发的生产未来汽车型号、公司诉讼的额外应计费用等”。这份预估并未给出财务明细。

这份预估同时显示,FF自成立截止去年9月底,已经累积亏损28亿美元,“公司预计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产生重大经营亏损”。公司当时也将盈利的时间点再次推后,至2023年。

在FF自己搭建的社区交流app上,一位自称“乐视小韭菜”的网友留言称,“财报事件真的很恶心,本来就缺失信用,还藏藏捏捏拖拖拉拉,这样的公司能做大?”而一位认证为“投资者关系”的账号回复称,d88.com尊龙游戏,“公司正在努力回复正常备案状态。目前预计不晚于5月6日提交2021三季度10-Q和年报10-K,并计划在提交10-K后立刻提交S-1/a表格。”

“之所以放弃一切,只为把FF做成,尽快彻底偿还余下的债务。”贾跃亭曾在2019年9月卸任FF CEO一职时表示。如今三年过去了,贾跃亭经历了将FF带上美股,融资10亿美元的小高峰,但在造车的历程上,却迟迟未有实质突破。他个人在公司内部的职位也降级为“产品官”,并从今年4月15日开始,甚至不再是执行管理团队中的一员。

但外界仍会将FF的兴衰成败,归功或归咎于贾跃亭。做空机构J Capital曾在2021年10月公布的报告中指出,贾跃亭仍在间接控制或影响FF。FF的大股东FF Global为高管和员工的薪酬激励具有37.5%的投票权,而贾跃亭是其执行委员会的成员之一。

腾讯新闻出品内容,未经授权,不得复制和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